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婚姻家庭 > 婚姻法第24条

婚姻家庭

婚姻法第24条

时间:2018-12-12 11:53 | 浏览量:674
[:title]
详细介绍

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违背婚姻法第41条的立法宗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为什么要让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呢?谁举债起诉谁不行吗?当然,债权人一并向夫妻共同主张权利也是天经地义的,因为《婚姻法》规定的夫妻财产以共同财产制为原则,以约定财产制为例外。该解释关于“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规定,前提与结论显然错位。假定没有《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按照《婚姻法》第41条规定处理离婚时或者离婚后的债务纠纷不存在法律障碍。《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由夫妻共同偿还”显然含有“不是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除非夫或妻的另一方同意,由举债人个人偿还”的意思。司法实践中,一些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在离婚期间或者离婚后,与他人恶意串通虚构债务,然后说是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法官当然不明真相,离婚对方也无法举证说举债方与他人恶意串通。但从《婚姻法》第41条规定看,无论是在离婚诉讼中举债人主张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还是离婚后“债权人”一并向夫妻共同主张“权利”时举债人主张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举债人都应当举证,以证明该债务确系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当该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真伪不明时,应当判决举债人个人偿还。《婚姻法》第41条规定的前提是“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结论是“共同偿还”;《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将此前提改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结论也是“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如此看,《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是不仅多余的,而且背离《婚姻法》第41条的立法宗旨。

最高人民法院对错误的司法解释不认账也就罢了,但还以全国人大法工委的意见为挡箭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胡康生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释义》一书认为:“在第三人与夫妻一方发生债权债务关系时,如果第三人知道其夫妻财产已经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就以其一方的财产清偿;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该约定对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按照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关于第三人如何知道该约定,既可以是夫妻一方或双方告知,也可以为第三人曾经是夫妻财产约定时的见证人或知情人。如何判断第三人是否知道该约定,夫妻一方或双方负有举证责任,夫妻应当证明发生债权债务关系时,第三人确已知道该约定。本款中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是指夫妻一方以自己的名义与第三人之间产生的债务,至于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还是个人债务,在所不问,即无论是为子女教育所负债务,或个人从事经营所负的债务,还是擅自资助个人亲友所负的债务,都适用本款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以此为由,在关于“撤销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建议”的答复中认为,《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和判决遵循的原则没有问题,符合《婚姻法》立法精神。然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第三人不知道该约定的,该约定对第三人不生效力,夫妻一方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按照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的清偿原则进行偿还”的观点,表面看似乎符合《婚姻法》第19条第3款, 但与《婚姻法》第41条明显不相符。司法机关有独立的司法权,岂可受全国人大法工委的意见左右?

在网上一片声讨中,最高人民法院增加了两款补充解释:“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试图以此挽回影响,然该补充解释对原解释并未作任何实质性修改,原解释规定的原则和举证责任都是有问题的。依照《婚姻法》第41条规定,如果举债人不能就债务属于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举证,债务就由举债人个人偿还(夫或妻的另一方同意的除外),因此,该条规定确定的原则是“共同债务共同偿还,个人债务个人偿还”;《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不仅以“夫妻个人债务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为原则(仅除外的几种情形由举债人个人偿还),还将“举债人负举证责任”悄悄偷换成“举债人的配偶负举证责任”(该解释规定的几种例外情形,显然应由举债人的配偶承担举证责任),不仅将债务偿还的原则颠倒了,而且将举证责任也颠倒了。从该补充解释出台后,网上似乎沉寂了。老百姓是看不懂的,但民法学界和民事诉讼法学界也看不懂吗?

返回顶部